走进职教“订单班”:招生即招工、毕业即就业

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 2021-12-04 11:45:54 中国妇女报
罗斯托克VS因戈尔施塔特竞彩【惘t150.cn】ˇ『浏览器输入打开』信誉. 走进职教“订单班”:招生即招工、毕业即就业

  本报记者 刘金梦 摄影报道

  目前,全国有3000多万职校在校生。在以往观念中,职业教育往往是次于普通高等教育的第二选择,有着“差人一等”的刻板印象。但是近些年来,随着国家对技能人才需求的增强和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的推进,职业教育也在悄然间发生蜕变,越多越多的职教毕业生凭借扎实的技能水平,成为就业市场的“优等生”。

  近日,《工人日报》记者走进北京两所职业院校,记录下职校生的成长故事。

  12月1日,国家速滑馆,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机电工程学院冬供热通风与空调工程技术专业的学生正在冰上作业。

  12月1日,距离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还有65天。在国家速滑馆“冰丝带”里,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以下简称北京电科院)机电工程学院冬供热通风与空调工程技术专业(双冰场馆订单班)的学生们,正在冰上作业。国家速滑馆的情况他们已经再熟悉不过,从入学开始,他们就知道,自己将来要为北京冬奥会的制冰工作出一份力。

  2001年出生的隋鑫宇在高中毕业时拒绝了父母让他出国念书的建议,上了北京电科院。“开始他们对我的选择也不理解,但是我觉得和冬奥合作的订单班是一个机会,就报名了,现在他们逢人就说儿子在为冬奥工作。”在学校学习理论知识,实践时跟随国际顶尖制冰大师,参与国内国际赛事筹备……隋鑫宇说这几年不仅学到了技术,还拓宽了眼界。

  招生即招工、入校即入职、学习即工作、毕业即就业是订单班的特点。相关企业一般提前一年甚至更早介入学院教学计划,学生由校内专任教师和企业指导教师“双导师”教学。企业也将这段时间作为定向培养和实习考察期,让学生毕业后可以迅速转换身份、胜任岗位。

11月29日,北京亦庄国际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内,孙小童正在实验室内。

  今年大专毕业的孙小童顺利进入了北京亦庄生物医药园工作。由于亦庄生物医药园与北京电科院的合作,去年11月她就跟随校外指导教师在生物医药园实习。

  “产教融合的这种订单班从2012年就开始了,从课程设计到实习实践我们都会一起做,12月2日就有一位在美国大药企工作30多年的教授到学校,给班里的学生讲课。”北京亦庄国际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巩玉洁说。能够在国企工作,孙小童和家人都很满意。与她一起工作的有本科生也有香港回来的硕士。孙小童也在学历上继续努力着,如今她一边工作,一边就读中国石油大学非全日制专升本,“我们还有个师哥特别厉害,一路读到了清华博士”。

  2019年以来,教育部批准22所学校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打破了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层次的“天花板”。据了解,“十四五”期间我国将建职业教育高考制度,规定职业教育的学生和普通教育的学生学习成果等级互换关系,进而规定在特定领域两个教育系列的学生都享有同等权利的制度。

  11月30日,在北京市昌平职业学校,西餐烘焙专业毕业生王巍烨(右二)一边直播录课,一边跟网友们分享制作吐司的经验。

  相比于孙小童稳定的工作,王巍烨则在职业高中毕业后选择自主创业。如今,他在抖音平台上已经有几十万粉丝,通过线上售卖烘焙课程等方式,公司的月营业额可达六位数。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2015年,王巍烨升入北京市昌平职业学校,选了西餐烹饪专业,学习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自己更喜欢烘焙。得知第二年学校和烘焙大师曹继桐合作开设了烘焙专业后,他决定退学重新报考西点烘焙专业。此后,曹老师带着他参加各类烘焙大赛。3年时光,他获得过世界面包大使中国青年精英赛的全国季军、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北京赛区四强等奖项。

  受家庭环境的影响,王巍烨不认为按部就班考大学、上班是唯一的成才路径。“当时很叛逆,如果上了普高也不一定有好的结果,但是我喜欢烘焙,跟随我仰慕的大师学习是很难得的机会。”22岁的王巍烨因为进入社会早,说话中有着比同龄人更多的成熟与稳重。他一边扎起长长的头发,一边指导师弟师妹们准备直播的设备。“我为了显成熟才留的长发,因为网友会问我怎么看起来这么小。”因为出色的烘焙技能,毕业后学校为他开设了工作室。昔日上课的厨房,如今成为他拍摄抖音视频和为师弟师妹们授课的场地。

  目前,我国有1.13万所职业学校、3088万在校生,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但是我国重点领域的技能型人才缺口很大,预计在2025年缺口将接近3000万。

  11月26日上午,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教师刘志军(左二)在波音737-300飞机上给学生们上课。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找到适合自己的成才之路,才能成为可用之才。”11月26日上午,刚刚给国航订单班学生上完课的北京电科院教师刘志军说。今年是刘志军从部队转业来学校的第6年,转业前他就从事飞机维修工作。前不久,他所在的专业正式独立出来,成立了北京电科院航空工程学院。刘志军是航空维修系主任,他对职业教育的前景充满期待,“国家需要科学家也需要工人,我很看好职业教育的前景,各大航空公司也和我们签订了订单人才培养协议,我们学生毕业就业率能达到98%。”

【编辑:孙静波】